K.UNO鑽石歷史

History of K.UNO Diamond

—了解獨具特別光芒的箇中原因—
2017年,K.UNO鑽石的「光芒」獲得全球頂級水準評價之殊榮。
以下將從在日本及比利時經歷的拋光修行、研究內容以及綻放110%以上
光芒的「Premium Loving Heart」誕生祕辛等過往,介紹K.UNO鑽石一路走來的歷史。

第1章

在日本的修行

契機

2005年,自創業後經過24年後,我們開始推動開發自有拋光技術的企劃。「雖說一直以來都是以客製化的方式製作珠寶,但鑽石卻是使用外部採購品」、「鑽石只有透過自行車工打造理想形狀,才稱得上是名副其實的客製化」——萌生了這些想法的我們開始渴望追求「真正的造物工藝」,並且邁出嶄新的步伐。

在一無所知之下邁向挑戰──在山梨的修行

當時在日本幾乎沒有人從事鑽石拋光的工作,也沒有相關書籍與資訊。在這樣的狀況下,我們得知山梨縣有個人曾經接觸過拋光作業。K.UNO的工匠「相庭」為了接受相關修行,便在K.UNO一邊製作珠寶,一邊以每週2次的頻率前往山梨縣學習,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一年左右。一年後,相庭的拋光技術終於足以將原石進行至基本車工「圓形明亮車工」。然而,儘管我們做好準備將成果提交鑑定,但是結果卻令人難過,在5階等級中卻僅被評為第4級和第5級。相庭詢問師傅還要多久的時間才能拿到最高評價,才得知在那位師傅從事拋光工作的時代其實尚未出現「Excellent(極優)」這個等級,其拋光技術屬於當時最高階的評價「Very good(優良)」。雖說師傅的車工水準在當時已屬頂級,但是隨著時代演變,技術的進步早已日新月異。已學到基本技術的相庭,為了讓手藝更上一層樓,只好結束了在山梨縣的修行。

感受到在日本學習技術的極限

在那之後,相庭每天仍持續不斷地練習。本公司新添購了3台鑽石拋光機,然而其他道具與機械依然是舊款設備,在這樣的環境下,無論多努力也無法實現高精度。相庭切身體悟到想要實現頂級水準的車工,就需要頂級的道具與能夠靈活運用這些道具的知識與經驗。不過這些知識與經驗在日本卻是前所未有的,畢竟各品牌的普遍作法都是採購於外部完成車工的鑽石。於是,相庭下定決心跨出日本。

第2章

前往鑽石的中心地比利時 安特衛普

正規的拋光修行

安特衛普是一處蒐羅了全球的鑽石原石,再將經過拋光的鑽石從當地送往全球的中心地。鑽石的存在形成了一種文化並深深地扎根於當地人的生活當中,運用最尖端技術機器的工坊及機械廠商更是四處可見。相庭為了接受正規訓練,直接到工坊學徒。相庭所加入的工廠就位於聚集了數千家鑽石工廠的鑽石街上。而迎接從日本遠道而來的相庭,是約5名的工匠以及嚴格的廠長。

廠長的斥責

起初相庭被交代的工作,是對名為「桌面刻面」的鑽石頂面進行拋光。在長達數週的期間,他一直過著找出桌面位置及拋光鑽面的日子。然而他能待在比利時的日子相當有限,相庭為此感到焦急,便向廠長訴說自己「希望能多多學習不同的工序」。廠長聽到後勃然大怒,怒斥道:「這裡的工匠可是花了好幾年的時間來磨練基本功,你這是在開什麼玩笑!」然而廠長的話也不無道理,在安特衛普傳承已久的鑽石拋光技術,終究無法在短期間內學會所有精髓。為了在有限的時間內達成最大限度的吸收,相庭決定把休息時間拿來學習,用心觀摩其他工匠們的作業。

關於桌面刻面
鑽石頂面上名為「桌面刻面」的這一面,是面積最大的鑽面(刻面)。目前認為最耀眼奪目的「圓形明亮車工」,一共由57個鑽面所構成,屬於其中之一的「桌面刻面」則扮演著將進入鑽石中的光投射回觀察者眼中的重大職責。

前輩工匠們的協助

相庭每天都不休息,偷偷觀摩作業。身為前輩的工匠們也看不下去,趁著廠長看不到時伸出援手。比如把相庭沒接觸過的工序教給他等,多虧前輩們的幫助,相庭得以在有限的期間內吸收大量知識。返回日本的日子將近,在最後一週時,相庭的熱忱終於感動了廠長。廠長將堪稱鑽石拋光核心、能左右鑽石光芒的「修飾」工序傳授給相庭。在相庭即將離開時,廠長甚至還感性地告訴他:「我就是你在比利時的父親」。

第3章

返日後在K.UNO展開研究

經手500件,便能讓500件鑽石的車工全數達到「Triple Excellent」

相庭在比利時也打通了人脈,當初推動企劃時苦無管道入手的工具與機械等,在此階段已能直接進口至日本。於是在他返日後,公司便新添購機械與鑽石用高精度掃描器,藉此得以預測及量測正確的數值並確認結果,也讓車工的效率和精度獲得飛躍性的提升。
當初在日本連啟發都難以覓得的情況下,到了鑽石扎根於文化中的比利時卻處處都能帶來啟發。當然,短短的出國修行期間無法學會所有技能,但為了將在當地的所見所聞化為自身技術,相庭在之後的一年仍勤奮鍛鍊手藝。而就在他返日約一年後,自開始挑戰以來,終於首次以公司內部自行拋光的方式成功獲得最高等級「Excellent(極優)」評價。在持續不斷地鍛鍊與研究下,相庭每經手500件,便能讓500件鑽石的車工全數達到「Triple Excellent」。(※Triple Excellent:在「Excellent(極優)」等級之中,車工綜合評鑑、拋光及對稱度皆屬完美的鑽石,為目前水準最高的等級。)

以絕無僅有的鑽石為目標,開始研究「光芒」與切磨比例

在有能力自行拋光且達成最高評鑑車工的過程中,相庭發現即便鑽石獲評最耀眼奪目的最高評鑑「Triple Excellent」,但在對照之下,有些鑽石莫名地黯淡,有些則帶有耀眼的七彩光。當時,他想起從前社長說過的話:「即便看著同等級的鑽石,明明等級完全相同,卻能感受到光芒的差異。這種差異究竟從何而來?雖然已大量查閱當時能確認的資料,但卻找不到關於這種差異的說明。這種有著明顯差異的光芒,我希望能靠我們自己的力量來追尋。」相庭覺得就快找到這個疑問的答案了,於是便持續深入研究。

以打造出120分的鑽石為目標

在鑑定機構接受評鑑的Triple Excellent之中有著容許範圍,其中涵蓋了無可挑剔的完美3EX,以及處於勉強合格範圍內的3EX。在相庭的車工能力已達堪稱滿分100分的最高階車工評價時,他想起了學生時代老師說過的話:「99分就只是99分,但拿到滿分100分的人說不定還有機會拿到120分。就帶有可能性這點而言,100分與99分堪稱天壤之別。」因此相庭下定決心:「既然如此,就以打造出120分的鑽石為目標,使其綻放出絕無僅有的極致光芒!」

決定命運——相庭的著眼點

相庭在研究鑽石的過程中認識了一名數學家。數學家對於相庭的想法產生了共鳴,而為了探索帶有耀眼光芒的鑽石之可能性,數學家提供了協助並獨家開發出3D光學解析技術。將鑽石的光芒分解為「Brightness(明亮白光)」、「Fire(七彩光線)」、「Scintillation(閃光)」三類,並針對各類光線傾力進行探索。在研究中得知,過去評價最高的「完美車工」會散發出相當強烈的「Brightness(明亮白光)」。另一方面,「Fire(七彩光線)」、「Scintillation(閃光)」的光線基於性質,得在鑽石內部多次反射才會出現。若想加強能立即反射的「Brightness(明亮白光)」,「Fire(七彩光線)」和「Scintillation(閃光)」就會變弱,而這就是光學上的宿命。儘管如此,相庭在那時所設下的目標是——【在不降低亮度(Brightness)的前提下,將火光(Fire)和閃光(Scintillation)提升至極限】。(當時創造出最耀眼奪目的「完美車工(托爾科夫斯基切磨比例)」論文中,根本沒有火光或閃光的相關記載,由此可知相庭投入的研究難度極高。)

一一驗證多達數十萬種的切磨比例

相庭運用與數學家共同開發的3D光學解析技術,針對光線路徑與發出的光線量進行量測與驗證。他早上上班,設定電腦進行自動計算,從早到晚不停運轉持續計算。就這樣持續了約一個月,收集到相當龐大的數據。

Made in Japan的頂級光芒就此誕生……

繼續閱讀後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