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NO的專業團隊

K.UNO MEISTERS

Vol.2頂極珠寶品質的極致工藝

工匠 高木學

在日本,走過36年以上歲月的K.UNO小工坊,至今創作出無以數計的各式珠寶。堅持所有製作程序全由自家公司一貫執行,從傳統技法到最新技術皆一應俱全,只為了回應顧客任何繁瑣的要求。目前K.UNO旗下約有150名工匠,是日本國內規模最大的小工坊。
在此介紹一名一直以來帶領K.UNO工藝往前進的工匠。

從毫無經驗開始做起,如今已能開堂授課

我從過去就很喜歡飾品,也曾靠著自己摸索製作珠寶,當初之所以決定進入K.UNO,就是受到K.UNO歡迎無經驗新手入社的企業文化所吸引。之後,我在門市附設的小工坊累積工匠經驗,目前則是負責商品開發、新人培育與管理業務,另外也會到專業學校或大學授課。

天天在顧客的面前從事珠寶加工,久而久之便自然萌生的念頭

在前10年的工匠生涯裡,我總會盡可能地窩在小工坊裡從事加工。這都是受到前輩工匠的一句話所影響——「盡可能多做一件,並投注更多的時間,唯有不斷接觸珠寶,才能持續進步。」如今回首過往,當時不惜犧牲休息時間,一股腦地專注進行加工的日子,至今依舊記憶鮮明。

K.UNO的獨立門市有附設小工坊,我在入社的第2年時被派駐至銀座總店的小工坊擔任工匠,從此便天天埋首於珠寶創作。
在磨練身為工匠之技術(不停創作全新珠寶的速度以及不因求快而妥協的高品質)的同時,我也隨時提醒自己務必謹記一點:「雖然自己經手過的珠寶多不勝數,但每一件珠寶對顧客而言,都是一輩子最重要的寶物。」創作珠寶唯有用心——這並不是來自於任何人的教誨,而是天天在顧客的面前從事珠寶加工,久而久之便自然萌生的念頭。
在小工坊從事加工的醍醐味,便是能透過窗戶看見顧客幸福洋溢的笑容。加工的過程間,比起只是在腦海想像自己正在製作「伴隨顧客一生的珠寶」,如果顧客實際站在面前,獲得的感受可是迥然而異的。每天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工作,正是為顧客製作象徵愛情誓約的訂婚鑽戒與結婚對戒等無可取代的寶物,總會感到無比自豪。儘管也會因為難以提升自我技術而懊惱,但從中感受到的喜悅卻遠遠超乎其上。

從開始製作的階段起,就必須預想數十年後的未來

「希望顧客能永遠以美好的心情度過人生的每一天。因此,無論訂婚鑽戒或結婚對戒,我們都希望能隨時保持良好的狀態。」基於這樣的心願,K.UNO提供部分服務永久免費保固。
每次要將回娘家的珠寶拋光至宛如新品的狀態時,我總會在心底對著珠寶說:「我永遠會替妳恢復美麗風采的。」而這樣想法至今也從未忘卻。

K.UNO自創業以來便一直提供部分服務永久免費保固,但難免會有人質疑:「即使永久免費,但珠寶會隨著拋光而逐漸變小,終究不可能無限拋光的。」對此,K.UNO為了避免珠寶因拋光而過度縮水,即使是精巧的設計,戒環部分依舊會保留恰到好處的厚度,至於細微的裝飾部分也會確實做出立體感。

每家品牌對於精密度,都各自設有一套獨家標準,而K.UNO的「工藝」標準之一,就是「必須確保日後打磨拋光時,仍可具備耐久性與設計的完好性」這樣的基本態度。也就是說,早從開始製作的階段起,便在每件珠寶中投注了我們的強烈心願——「希望能讓顧客永遠在最好的狀態下佩戴。」我們在打磨拋光時不會勉強削平較深的傷痕,而是使用專門的技法,盡可能減少研磨量,敬請放心。建議盡量定期帶著您的珠寶回到門市檢查,除了小傷痕之外,也能透過專業的眼光確認鑽石的狀態。這也可以說是珠寶的健康檢查。我們隨時恭候您的蒞臨。

在看不見的細節也同樣堅持講究的K.UNO精巧工藝

基本上,K.UNO旗下的工匠皆能輕鬆勝任每一道加工程序。像是「20年來只從事內側拋光」或「能夠鑲嵌表面鑽石,卻對背面加工束手無策」,這類的情況在珠寶工匠的世界裡所在多有,包括在其他公司累積多年經驗後跳槽進入K.UNO的工匠,也有不少人便是如此。為了提升專業性,以便每位工匠都能發揮特別擅長的專才,K.UNO同樣會將每道程序分別交由熟悉該程序的專業工匠負責,但絕對不會有哪位工匠只懂得自己負責的程序。正因為如此,K.UNO的工匠在製作時,也會考量到負責其他程序的工匠作業難易度,如此一來,也才能提供容易打動顧客的優美與耐用性兼具的珠寶。

有種稱為「連續內鑲法」的鑲鑽工法,是使用類似雕刻刀的道具(鑿刀)以手工鑿刻金屬,再將鑽石連續鑲入其間。然而,近年來卻發現珠寶業界不再使用鑿刀鑿刻,而是傾向於直接在蠟模上做出溝槽。
這樣的作法雖然可以節省人工成本,但K.UNO卻不這麼採用。以鑿刀手工鑿刻儘管費時又費力,不過唯有以手工直接鑿刻金屬的傳統技法,才能將鑽石的璀璨華美發揮至極限。

還有像是以金屬小圓珠串連的古典裝飾「滾珠邊」,是使用稱為「鼓珠針」的工具一下又一下地將金屬敲打出圓珠狀,但有不少珠寶品牌則是選擇以挖溝的方式來做出紋路。只是這樣的工法很快就會磨損,無論交貨時的設計怎麼美麗,不久後便會變調走味。不過,K.UNO的做法則是會不斷變換角度,經過反覆地敲打,一顆一顆敲出立體而渾圓的形狀,因此不易磨損且能保持裝飾的美感,經得起長年的使用。這些小細節上的差異是顧客很難注意到的,即使如此,我們仍然秉持著「希望帶給顧客最優質的珠寶」這樣的強烈信念,對於看不見的細節依舊貫徹堅持與講究地完成每一道工藝。

某位員工在結婚典禮上的小插曲

每一件客製化珠寶都刻記著「每位顧客的故事」,相信K.UNO旗下的所有員工每天都對此深有所感吧。過去有位在K.UNO認識的同事結婚,結婚典禮中有道儀式是在交換戒指之前,當場在戒指刻上結婚登記日,以此象徵「完成結婚對戒」的最後一道工序。

新娘的戒指是由K.UNO的老闆親自刻字,而新郎的戒指則是由我負責。在那之前,我從來不曾在加工檯以外的地方刻字過,當時卻得在眾多觀禮者的注目下進行加工,感覺非常不可思議。

兩人的結婚對戒設計靈感是取自於「淡路結(雙錢結)」和「叶結(十字結)」,前者寓意雙方愈是相互牽引便愈能緊密結合,後者則是象徵願望實現。自己居然能夠親自經手蘊涵著夫妻兩人心願與心意的珠寶,真的讓我感到無比的榮幸與開心。
K.UNO的每一件珠寶都是誕生自顧客的心意。正因為每位顧客的心意各有不同,因此誕生出的設計同樣五花八門。而我也會隨時謹記每件珠寶上都承載著顧客的故事,並竭盡全力地回應來自顧客的每一個心意。

寶物的誕生處

工匠的加工檯──正是陪伴顧客一輩子的寶物「珠寶」的誕生處。
加工檯上擺有銼刀、金工鉗、壓光棒與磨砂滾筒等許多工具。乍看下似乎有些凌亂,但其實每件工具都是依照每位工匠各自最順手的位置來擺放。製作客製化的珠寶時,不一定每次都會使用到相同的工具,就連步驟也可能有所不同。因此要保持檯面整齊是非常困難的,我至今都還記得以前曾被前輩訓斥過:「檯面太整齊,是做不出美麗珠寶的!」

所有工匠的加工檯都有一處共通點,就是位在中央的細長形木製「銼板」。由於珠寶製作常常必須拿取或壓住細小的物品,因此為了方便作業,會將「銼板」靠近自己的一側稍微改變形狀。為了方便自己更好壓住戒指,會切削木頭來進行調整。而隨著一次又一次的切削,在經過10年之後,我的「銼板」就變得這麼短了(右側照片)。「銼板」的形狀和長短會依每位工匠而異,而前端形狀的使用順手度,同樣也只有本人才知道,只要觀察每位工匠的「銼板」,便能看出本人的個性。如果有機會一窺K.UNO門市裡的工坊,不妨可以注意一下。

張貼在工坊裡的「Thank you Card」

K.UNO除了附設於門市的工坊以外,日本有規模較大的獨立工坊。一走進那間工坊,會看到入口處的牆壁上貼滿了無數的「Thank you Card」,每張卡片上都是顧客寫給工匠的留言。由於所有製作程序都是由自家公司一貫包辦,因此可以聽見顧客最真實的聲音。來自日本全國各地的顧客喜悅心聲密密麻麻地貼滿牆面,那道光景令人為之震懾。雖然這間工坊並非附設於門市下,無法直接面對顧客,但顧客親筆寫下的卡片,總是替我們帶來無限的力量。由於技術非常難學,再加上日本製造業的社會地位總是矮人一截,因此工匠有著許多不為人知的獨特煩惱。這種時候,顧客寄來的卡片便是我們心中最大的支柱。而在看到卡片的瞬間,總會發自內心地認為:「從事珠寶製作真是太好了!」能夠讓我體會到這種感動的K.UNO製造工藝,真的是無價之寶。

目標是「永遠敞開大門的工坊」

原本於門市附設工坊的用意,是為了讓顧客一窺珠寶的加工情景,但未來也希望能更加拉近顧客與工匠的距離。日本K.UNO在2010年開始推動「DIY手作課程」,顧客可以在工匠的協助下,體驗最正統的戒指製作,課程結束後,還能戴上包含了「自己親手製作」這個獨一無二、加入了特殊情感的珠寶。此外也有舉行鑽石拋光體驗活動。未來還想挑戰影片直播、工匠作品展、展售會、派對與公司外部比賽等。最後的目標則是成立「K.UNO珠寶學院」,並期許能藉此活絡造物工藝業,這正是我目前內心所描繪的夢想藍圖。

精巧工藝網路預約來店